欢迎来到中非视界网! | 国内频道 | 国际频道|ENGLISH

中非视界




中非视界 网站首页 新闻频道 新闻快递 查看内容

穆长春履新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

2019-9-8 11:05| 发布者: 中非视界| 查看: 30| 评论: 0

摘要: 9月6日,据《上海证券报》消息,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正式出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一职已经空缺11个月。据中证登官网显示,去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正式出 ...

9月6日,据《上海证券报》消息,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正式出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一职已经空缺11个月。据中证登官网显示,去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正式出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穆长春赴任后即将成为第二任所长。


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便提出构建数字货币的想法,央行也成立了全球最早从事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的官方机构——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该所于2017年7月3日在北京正式挂牌成立,主要工作职责是根据国家战略部署和央行整体工作安排,专注于数字货币与金融科技创新发展,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

《经济参考报》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系统了解到,截至2019年8月4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74项专利。而如果算上央行其他部门的数字货币及区块链专利,事实上,央行的相关专利在全球居首位。

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在今年8月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穆长春首度公开宣布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取得重大进展。

早在两年前,应拉加德邀请,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旗下的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和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DF)组织中国金融科技代表团赴华盛顿与IMF展开交流。作为代表团重要成员,穆长春曾在此次会议上深入介绍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及运营架构。

穆长春在IMF发表主题演讲,2018年6月

代表团在华盛顿,2018年6月

今年6月17-18日,SFI 和 IDF 第二次在华盛顿与 IMF 共同举办中国金融科技内部研讨会。时值 Facebook 刚刚公布 Libra 白皮书,穆长春亦在此次会议上就 Libra 发表评论。

穆长春在IMF发表主题演讲,2019年6月

代表团在华盛顿,2019年6月

代表团拜访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2019年6月

此后,央行官员开始密集就Libra和数字货币发声,穆长春也曾多次发表公开评论。

  • 7月8日,穆长春于「财新网」发文称,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他表示,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

  • 7月9日,穆长春于「彭博」发表英文评论文章,再次强调Libra必须纳入央行监管框架。他还表示,Libra可能会引起汇率套利及不同货币间竞相印钞,要尽快让人民币实现可兑换才能抵御住Libra的侵蚀;

  • 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穆长春表示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央行决定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并采取双层运营体系。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和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中国法定数字货币显示出加速落地的迹象。

央行数字货币知多少

穆长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


2.1 央行数字货币是什么

“中国版数字货币项目称之为DC/EP,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我们对它的定义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穆长春对于中国版数字货币进行了清晰定义。
中国版数字货币不需要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具体场景中,只要手机上有DC/EP的数字钱包,不需要网络,只要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实现转账功能。传统电子支付在没有信号的环境中无用武之地,而DC/EP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因此也被称之为收支双方“双离线支付”。
“即便是Libra也无法做到这一点。”穆长春表示。此外,中国版数字货币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摆脱了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的控制。
2.2 为什么要研发央行数字货币
在电子支付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央行为何执着于研发数字货币?穆长春强调,首要目的是为了保护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需要未雨绸缪。
同时,DC/EP的推出也考虑到居民消费的隐私权。穆长春表示,公众有匿名支付的需求,但如今的支付工具都跟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紧紧绑定,满足不了消费者的匿名支付需求,也不可能完全取代现钞支付。而央行数字货币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它既能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价值特征,又能满足便携和匿名的诉求。
2.3 现阶段央行数字货币注重M0替代

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这是因为后两者已经实现了电子化、数字化,再作替代无助于提高支付效率,且会对现有的系统和资源造成巨大浪费。相比之下,现有的M0(纸钞和硬币)容易匿名伪造,存在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的风险。

另外电子支付工具,比如银行卡和互联网支付,基于现有银行帐户紧耦合的模式,公众对匿名支付的需求又不能完全满足。所以电子支付工具无法完全替代M0。特别是在账户服务和通信网络覆盖不佳的地区,民众对于现钞依赖程度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DC/EP的设计,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现钞比较好的工具。

另外,因为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对于现钞是不计付利息的,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对现有的实体经济产生大的冲击。

由于央行数字货币是M0的替代,应该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对央行数字货币大额及可疑交易向人民银行报告。

此外,如果需要的话,央行数字货币还可以为央行实施负利率提供条件

2.4 央行不预设技术路线,采用双层运营体系

关于央行数字货币是否使用区块链技术,穆长春表示,最一开始,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做了一个原型,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后来发现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的法定数字货币是M0替代,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首先一点,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去年双十一的时候,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笔/秒,比较一下,比特币是每秒7笔。以太币是每秒10笔到20笔,Libra白皮书上是每秒1000笔。可以设想,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DC/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央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适合我们的国情。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另外,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另外,采取双层体系发放兑换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有利于抑制公众对于加密资产的需求,巩固我们的国家货币主权。


近年来,公众对数字货币的热情也是有增不减。9月4日,穆长春于知识付费平台“得到”开设「科技金融前沿:Libra与数字货币展望」付费课程,截至目前,购买人数已接近15000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非视界 ( 京ICP备12008728号-9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