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非视界网! | 国内频道 | 国际频道|ENGLISH

中非视界




中非视界 网站首页 非洲资讯 中非资料 查看内容

战疫史志 全球战疫志丨埃博拉病毒:“死神”为何不定期降临非洲 ...

2020-3-7 16:43| 发布者: 中非视界| 查看: 21| 评论: 0|原作者: 记者 汤晨|来自: 封面新闻

摘要: 封面新闻记者 汤晨“如果但丁写出地狱的第十层轮回,那一定是我所看到的情景。所幸的是,在防护服里流泪,没有人会发现。”一位名叫维尔德的医生在接受采访时,面对镜头坦然地说。作为一名在非洲身经百战的“白衣战 ...

封面新闻记者 汤晨

“如果但丁写出地狱的第十层轮回,那一定是我所看到的情景。所幸的是,在防护服里流泪,没有人会发现。”一位名叫维尔德的医生在接受采访时,面对镜头坦然地说。

作为一名在非洲身经百战的“白衣战士”,她遇见过许多被疟疾、艾滋病等病痛折磨的病人。但2013年,从西非几内亚开始蔓延的一种致命病毒——埃博拉带走了超过1万1千条生命,这让维尔德忍不住流泪。

5年之后,埃博拉病毒又在刚果爆发,蔓延至乌干达。至今,感染和死亡人数仍在不断地增加。

一种病毒带来的两次重大疫情,同时被世卫组织列为国际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PHEIC),史无前例。

2020年2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宣布,刚果(金)埃博拉疫情仍然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图据新华社

1

“生物恐怖主义的工具”

2013年,销声匿迹多年后,埃博拉病毒再一次在非洲大陆上卷土重来。这一次,是它之前从未染指过的西非。

而且,这是一次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爆发,从几内亚一直蔓延到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世卫组织的报告中总结:“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爆发是人类当代最严重且紧急的一次公共卫生危机。”共有两万多人被感染,共11000多宗死亡案例被证实。世卫组织专家还认为,由于客观存在的统计难度,这个统计结果或低于真实数据。

2018年,埃博拉病毒疫情又一次大爆发。这一次从刚果开始,并于2019年蔓延至乌干达。时至2020年,在世界卫生组织官网最新的数据中,感染和死亡人数仍在不断地增加。

埃博拉病毒1976年第一次出现,地点位于苏丹和扎伊尔共和国(现刚果),因在埃博拉河附近发现而得名。

埃博拉病毒常于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区造成间歇性爆发,是人畜共通病毒,主要的感染途径是透过患者体液传染,致死率极高。其致死率在50%-90%不等。感染埃博拉,病毒会顺着人体血液复制进入各个器官,抽搐、呕吐、内外出血和血性腹泻。短短1-2周,病患就会如同“僵尸”一般。

因为埃博拉病毒的致命性,它被列为生物性危害第四级病毒,而SARS以及最新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均为生物性危害第三级病毒。

因此,埃博拉也同时被视为是“生物恐怖主义的工具”之一。

2

第三世界的“穷人病”

为什么总是非洲?

从埃博拉病毒1976年第一次出现,到最近的刚果疫情,疫情主要发生在非洲,鲜有病例报告在其他地区。

按照传染病学的经典理论,病毒性传染病在自然界长期存在并持续传播的条件包括:1、存在自然宿主;2、有易于传播的途径和环境。非洲大陆这两点都符合。

非洲的地理环境独特,森林、草原与沙漠的交织,让这里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除埃博拉病毒外,拉萨热、艾滋病病毒等最初也都在非洲的野生动物身上发现。尽管目前还未能定论埃博拉病毒的天然宿主,但根据研究人员几十年的调查,非洲果蝠的几率最高。非洲常年高温,这给细菌和病毒的滋生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

有研究表明,该病毒的人传人,主要是由于接触患者的体液所致。尽管有国际组织的介入,但非洲的公共卫生和医疗水平依然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缺少干净的水和食物,很多地区仍保留着割礼等习俗,这无疑成了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温床。

非洲人也吃野味。但和其他地区不一样的是,在这里,吃野味是为了活着。

据美国CDC的报告称,2013年西非埃博拉大爆发的“0号病人”,就是食用了可能被蝙蝠叮咬过的猴子。而他,只是一个6-7岁的小男孩。你能想象难忍饥饿抓猴子吃吗?在非洲,真的会发生。

2019年7月13日,在刚果(金)贝尼,工作人员在一处治疗中心工作。图据新华社

3

比病毒蔓延更快的谣言

2019年4月,刚果(金)布腾博市,喀麦隆籍流行病学家金伯恩医生在参与埃博拉防疫工作时被暴徒杀害。事发后,行凶者称,“杀死的是把病毒带进国内来的外国人。”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仅2019年上半年,就发生了至少85起对医护人员的攻击事件,造成了5名医生和病人的死亡。

致命的病毒让人们产生恐惧,而恐惧滋生的谣言,比病毒蔓延得更快。

医生维尔德对BBC记者说:“当地人不能理解为什么病人被送进了医疗中心,最后七窍流血皮肤变色,甚至死后不能以传统的丧葬仪式下葬(遗体具有高度传染性)。家属只能隔着铁丝网瞧上一眼,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医护人员将黄色的装尸袋埋入土中。”

刚果,很多人在失去亲人后甚至开始怀疑有器官交易,逝去的人是在医疗中心被杀害。

医生马克·福尔热告诉CNN记者,他们给房子消毒被当地人认为是在传播疾病,一些人将树横在路上阻止他们前进,有人向他们投掷石块。“有很多人深信,埃博拉是个‘诅咒’。”

部分谣言还源自对政府的极度不信任。201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大选的前四天,选举委员会以避免埃博拉病毒疫情扩散为由,宣布北基伍省的三个区域延后选举。执政党最终胜选,由于当地反对执政党的选民较多,部分人因此而认为埃博拉疫情为政府所操作,用以骗取外国援助。

有当地居民表示:“我压根不相信埃博拉病毒的存在,但他们想让我们相信它存在。”

“恐惧仍然是最难克服的障碍。”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曾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写道。

2019年7月17日,在刚果(金)戈马,医护人员在为一名儿童接种埃博拉疫苗。图据新华社

4

人类文明的勇气与温柔

2014年西非埃博拉大爆发最严重的国家几内亚,平均每71000人才有一个医生。国际医生组织在当地管理的几个治疗中心,来自各国的医护人员在常人无法想象的环境中艰难工作。

“戴着3副手套很难去照顾病人,我试着去安抚他们。我努力去安抚他们眼神中的害怕,虽然我知道害怕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没有害怕,他们就只剩绝望了。”维尔德医生说。

同样是疫情严重的利比里亚,在首都蒙罗维亚的一家医院里,发生过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那里本来有一个医生,但在国际援助医生抵达该医院前,这个医生已经“消失”两天,病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就当人们以为这个医生临阵逃脱时,新来的医护人员在厕所发现了这名医生已经死去。

中国医生邹纬于2012年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邹纬也是该组织唯一一名在抗击埃博拉前线工作过的中国医生。来到埃博拉肆虐的非洲,最多的时候一天收治的病人中就会死去7个。“很多时候,我只能用‘尽人事,知天命’来安慰自己”。”但医生的使命感和“被需要”,让邹纬以及其他的无国界医生一样,义无反顾地冲向第一线。

据世卫组织的报告,仅2014年在西非,就有311名医护人员因感染埃博拉病毒而死亡。“每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所有医护人员都很害怕,但害怕不代表会放弃。”国际援助医生桑德拉说。

图据IC

5

世界发展的不平衡

来自英国的男护士普利,在几内亚医疗中心工作,不慎染上病毒。英国军方动用运输机将其运回国治疗。

来自利比里亚的霍罗肖,在当地参加完一个葬礼后感到不适,在当地的医疗中心被确诊为埃博拉病毒感染。由于物资紧缺,不但没有适当的药物,甚至连舒缓的止痛药和安眠药都没有。

普利在英国的隔离病房里,得到了24小时专人照料,英国最好的流行病专家给他制定了治疗方案。美国的试验性药物ZMAPP在两个美国病人身上被证实有效,且成功康复。英国为普利争取到了最后一支ZMAPP。10天后,普利痊愈。

霍罗肖则躺在医疗中心简陋的病区内,没有止痛药,只能忍受着各处器官撕裂般的疼痛。当晚十点,医生驱车去另一个治疗中心为霍罗肖拿一点止痛药。但在他们回到病房时,霍罗肖已经没有了呼吸。

生物医学教授查尔斯说:“如果我是医药公司的研发总监,对公司董事说,我们应该去研发抗击埃博拉的药物,大家肯定都会觉得我疯了。这个病例即使在爆发期,每年也只有几千例,并且患者都远在非洲,十分贫困。这种投资,几乎没有回报。”同样是源自非洲的恶疾,如果制药巨头能像关注艾滋病一样关注埃博拉,那么这个1976年就发现的病毒可能早就得到了有效遏制。

如今,埃博拉依然如死神一般,不定期降临非洲。

所幸的是,在ZMAPP大胆的试验有初步成效后,相关国家和药企加大了下一阶段研发的投资。而另一款针对埃博拉研制的广谱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虽然试验证明对埃博拉效果不明显,但却在美国一起治疗中意外发现,对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如今,中国医学专家正在武汉紧锣密鼓地开展临床试验。

参考文献:

1.Ebola: The Search for a Cure. BBC.Horizon. 2014

2.Weekly Bulletin On Outbreaks and Other Emergencies. WHO. 2020

3.History of Ebola Outbreak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Special Pathogens Branch. 2006

4.Horowitz, Leonard G. Emerging Viruses: AIDS & Ebola — Nature, Accident, or Intentional?. Rockport, MA: Tetrahedron, Inc., 1996

5.The U.S. Is Sitting on Promising Ebola Vaccines. NewsWeek. 2014

6."Mystery Ebola virus serum manufactured by San Diego firm". Los Angeles Times. 2014

7.Taking risks to provide care in a conflict zon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9

8.Ebola outbreak deaths top 1,000 in Congo amid clinic attacks. The New York Times

9. 《埃博拉诅咒:不病死也吓死?》 2014/8/27 高珮莙.中国青年报

10.《迷信埃博拉是巫术 刚果(金)3名患者逃出医院》 2018/05/25 中国日报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中非视界 ( 京ICP备12008728号-9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