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非视界网! | 国内频道 | 国际频道|ENGLISH

中非视界




中非视界 网站首页 投融资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坚持做一个长期主义者——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

2022-2-12 12:24| 发布者: 中非视界| 查看: 389| 评论: 0|来自: 中非视界

摘要: 腾讯、京东、滴滴、美团这些如雷贯耳的互联网巨头背后,都有一位共同投资人的身影——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不同于很多身世显赫的投资界大佬,张磊出生在河南一家普通的双职工家庭,但他硬是从一个无名小辈,创立了高 ...

腾讯、京东、滴滴、美团这些如雷贯耳的互联网巨头背后,都有一位共同投资人的身影——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

不同于很多身世显赫的投资界大佬,张磊出生在河南一家普通的双职工家庭,但他硬是从一个无名小辈,创立了高瓴资本,从0进化到5000亿,无论是经商还是投资,张磊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坚持做一个长期主义者”。

下文摘取了张磊与他最著名的投资案例之间的故事,以及他关于投资的深度思考,不失为一个研究张磊独特投资理念的良好窗口。

看似赌博all-in腾讯

张磊投出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腾讯。2005年,当时腾讯的市值只有十几亿美元,主要用户是“三低”——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即时通信市场的老大还是MSN。

我不认为是赌,这个实际上就是你做了调研以后,你有一种信念。这个信念就是我一直相信的一点。

任何一个商业,不要去问赚多少钱,不要看今天的收入和利润,这都没有意义。首先看他给这个社会、给他针对的消费者和客户创造了多少价值。

我们就是要找为社会疯狂创造长期价值的企业家。他的收入早晚会跟上,他的利润早晚会跟上,社会早晚会奖励那些不断地疯狂创造长期价值的企业家。这是我们的信念,我们就信这个,一定会出现。当然出现了这么大没想到。

“钱多人傻”投京东

2010年,刘强东需要融资7500万美元,但是张磊非要给他3亿美元

“这个生意要不让我投3亿美元,要不我一分钱都不投,因为这个生意本身就是需要烧钱的生意,不烧足够的钱在物流和供应链系统上是看不出来核心竞争力的,你根本就没看清楚你自己要做的这个事的困难和挑战,你就得需要这么多钱。”

“烧钱”要烧够,才能帮助创业企业完成创新,不然烧的钱很可能就成为“炮灰”。

“先亏后盈”蓝月亮

2008年的时候,宝洁和联合利华占领了家用洗涤市场,张磊分析这些跨国公司因历史原因无法抓住消费升级的趋势,就找到了蓝月亮公司创始人罗秋平,鼓励他做洗衣液。

蓝月亮在当时本身就是赚钱的,但张磊花很多时间说服创始人不要去赚短期的钱,而是要勇于进入新的品类,打败跨国公司,成为中国洗衣液的第一名。

投资的前两年,蓝月亮由一家赚钱的消费品公司变成了亏损的公司,但随后,赚到的钱是原来的十倍(从2007年到2013年,蓝月亮营业收入从4亿增长到43亿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49%。蓝月亮洗衣液的市场份额,从2008到2013年连续六年排行第一,蓝月亮洁厕产品市场份额从2004年到2013年连续十年市场排名第一,高达40%。)

“就是通过更深的研究,得出的结论使得我们有能力容忍短期的亏损,从而带来更大的格局。”

逆势牵手“唱衰”的百丽

在传统零售业受到电商强烈挤压的大环境下,昔日的“鞋王”百丽被各方“唱衰”,但这个时候,张磊500亿收购百丽57.6%的股份,成为百丽的新任控股股东。

“百丽一年可以卖出6500多万双鞋,加上3500万多件的服饰销量,销售额达到400多亿,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60多亿!你们见过哪个失败的企业能有几十亿的现金流?即使到今天为止,百丽依然有全世界最顶级规模的零售网络。

目前百丽女鞋13000多家门店,运动7000多家门店还在高速发展中,这有可能是全球唯一一家拥有20000家直营门店的企业。百丽对这么大的零售网络,实现了全面自营、管理、掌控,整体运营效率和库存管理能力在业界都是响当当的领先者。”

“百丽是最有机会打造C2M模式的企业,“百丽做的这些事情,很多高科技公司都做不了,太难了!”唯一最有机会实现并创造出新模式的公司,实际是百丽,而且只有百丽。”

“百丽未来有可能计划将3D打印技术应用在鞋履领域:顾客可以去实体店铺进行初步试鞋,随后百丽将会线上提供私人定制服务。”

要懂得抓住“傻瓜窗口”

要向学习“钢铁侠”(马斯克)一点,就是人多的地方不能去。创业过程中要有所思考,不能扎堆、一窝蜂的你做这个我也做这个,这不是一个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过程。而人多的地方不能去,这个时候就要学会珍惜自己。

由于你去的都是“人少、地广人稀”的地方,机会比较多,但换一个角度困难也比较多。人比较少,短期认识你、认可你商业价值的比较少,能否坚守这份自己对自己的认可,在我看来是最好的机会。在大家都不看好你的时候,有时反而是最好的机会,我一直说是“傻瓜窗口”。因为一段时间里,大家觉得你这个商业模式非常不靠谱、非常的傻瓜。

创造长期价值,又不去人扎堆儿的地方。在这段时间,给你自己一定的机会、一定的时间创造一定的壁垒,换句话说不要过早的把自己摆到一个神坛、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的位置。

投资过程中很多人是趋同性的投资,也趋同性的创业。所以,要珍惜自己所把握的短期内大家没有看懂的窗口机会,把护城河做好。比如不管是当年的腾讯,还是刚开始的淘宝、京东,甚至是滴滴,起初大家都不看好。但是这就给了你一段时间可以大幅度积累用户数据,坚持自己的方向。

学会把握关键时点和关键机会

唯一永恒的是变化。只有研究才能让你对变化有理解。研究是基于深刻的对事物本质的研究,方法见仁见智,有的人看一两个季度,有的人看一两年,有的人看盈利,我看东西是看看五年、十年、二十年的东西。我看的不是形式,我看的是一个人本质上给社会有没有创造价值,只要你给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早晚你会给所创的公司创造价值。

我把投资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游戏。很多人的投资是前者,比如pre-IPO这种,我个人是不相信零和游戏的。我喜欢把蛋糕做大的游戏,就是我的思想、资本不能创造价值,我是不会投资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就更需要对关键时点和关键机会的把握。什么是关键时点?就是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关键变化是什么呢?如果是一成不变的事情,实际上很容易被看见,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只有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才能去跟别人有不同的观点,而且是产生非常长期的不同观点。

我关注的是创造多大价值的机会,这就是我说的深入基本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多年来一直坚持持续深入的跨时间、跨地区、跨行业、跨类别、跨线上/线下的行业研究,所以我们能够深刻理解这些行业的长期内在发展规律和业务逻辑,从而准确把握行业与市场的变革要素和时点。

投资,终归还是要靠人。

人是会变的,要多做准备;大环境改变不了,争取营造小环境;永远不要低估每天存心要跟你做交易的人,有些人以交易为主就喜欢买卖拆分等等,这些人我都比较警惕。

投资就是追求真理的过程,要记住离真理永远还差一步。我个人就很警惕招那些各方面都No.1的人,这种人可能并不是真的很喜欢所做的事情,而只是因为想要成功的惯性在做事,有这种思想的人其实走不远。

还是要回到起点问自己,做什么最有激情?我个人也经历了很长的选择的道路,反反复复最后又选回了投资。如果能将激情和职业结合,那肯定是最好的。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找一帮你喜欢的人,找到靠谱的人一起做有意思的事。

创业投资最大的风控是选人

毫不夸张地说,创业投资最大的风控是选人,选项目最重要的关注点是选到最合适的企业家。这个人能不能既有格局观,又有执行力,还有很深的对变化的敏感,以及对事物本质的理解,我觉得这种人很难找,大部分人都是在某一时期对某一方面会很好,但是有的人能够通过和外面的交流把自己提升。

这样的风控理念反而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目光长远、想做大事且有大局观的企业家跟我们本身就很容易契合,而着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跟我们也不太适合,走不到一起,对我们来讲反而省了很多功夫。

从这个方面来说,投资人要与企业家形成良性、长期的伙伴关系,首先就是要摆正投资者的位置,跟公司的创始人保持非常灵活的合作,避免在公司运营上介入太深,同时通过深入研究形成的战略格局观点还可以帮助企业。

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

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和信仰。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所以我们希望所投公司从早期、中期、晚期、上市乃至上市后一直持有。而非投一个IPO,上市卖掉,再不停地找。

超长期投资对出资人(LP)的要求很高,需要对投资人(GP)非常信任。我们选择的LP都是超长线资本,像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养老金、主权基金,这些钱都是要传子传孙的。

我们只给这样的投资者管钱,这些人也真正理解我们的战略,大家之间有最少的隔阂。这种信任也是基于对人,哪天我不干了才要退出,只要我干下去,几十年就会永远地支持下去。而只有你的资本是长期的,才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什么才是具有长期前景的生意模式,什么样的企业值得持有30年以上。

这种超长期投资人,总结来讲,第一点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点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靠“研究型模式”找伟大格局观实践者。

我们的投资从某种角度上讲有点像孵化器,但更像是思想的孵化器。

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特别少的人,特别少的公司能够有这个格局、执行力、能够把公司愿景推到那么高的高度,我们就要寻找这样的人。

这个人怎么找到呢?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人海模式,到处参加各种会议,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我们采用的是研究型模式,就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我们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我们再一起发展。

这种研究模式让我们对事物有了深刻理解。如果理解的结果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我们就买入股票长期持有,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司,我们就寻找私人市场,如果没有私人市场,我们就自己孵化。这个是长期做投资的人才有的能力。


不投资靠垄断所赚取的超额利润

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变化催生创新,所以我们投资变化,而不投资于垄断所赚取的超额利润。垄断从基因角度来看并不能形成创新,只有不断拥抱创新,才能形成一种善意的价值创造,最终形成让蛋糕更大、开放共赢的局面。

追溯我们资本过往的投资标的,经营稳健、每年保持稳定增长、具有伟大格局观的企业家,是我权衡是否伴随其共同成长,并成为长期合伙人的重要评判标准。

最好的投资是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好公司,是值得陪伴它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种复合收益是非常可观的。赶紧卖完赶紧再找下一个,「骑驴找驴」的投资方式不是我们的投资方式。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更在乎这个企业有没有长期持续的增长力。

没有长期价值,“护城河”就是纸老虎。

很多人对护城河这个概念的认识很僵硬,就是一定要做成垄断。实际上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思维模式。我经常开玩笑说,做就要做成一个大的,做大了就要做成一个永恒的,永恒不就垄断了嘛?但是我又加了一句:“早死早超生”。什么叫早死早超生?自己要颠覆自己。换句话说,我对护城河的理解,实际上是一个动态的变化中的护城河。这个护城河的核心就是一句话,能不能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如果你不能够创造长期价值,这个护城河就是纸老虎。

怎么创造这种价值?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能够深挖自己的“护城河”,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如果一家企业亘古不变,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从这个角度上讲,政府保护类型的“护城河”是非常脆弱的,这类护城河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护城河”是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去挖造的护城河,这些人能不断地根据变化作出反应。那些赚快钱的人逐渐会发现他的路越走越窄,坚持做长期事的人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不要醉心于“即时满足”。

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的世界,懂得“滞后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道理的人,早已先胜一筹

创业一定是要冒风险的,创业者最大的风险是不变,他不去冒风险实际上是股东在冒最大的风险。

投企业家很重要的几点:

这个企业家是非常具有学习型的精神,而且能够打造学习型组织的企业家。好的企业家是经常承认我不懂那些东西但是我愿意去学。

好的企业家能够有强大的聚人的能力,能把人聚集在一起。

企业家有很强的对自己的边界的认识,能看到自己适合什么。


投资的三个维度

投资本质上还是希望买到低估的东西,买到将来能够超过大家预期而成长的东西。我们看投资的本质,要从三个维度去思考。

行业的维度

第一,看行业的商业模式。我经常说,买股票看行业,就像买房子看小区一样,你可以装修你的房子,但是没有办法改变小区的环境,是不是学区房、小区中庭大不大等,这些因素你是无法改变的。

公司也一样,即便有很优秀的管理层,但如果在一个很烂的行业,不管你怎么敬业、挣扎,业绩都不会太好。而有一些行业,你会发现赚钱实在太容易了,很典型的就是白酒行业。2013年、2014年“三公经费”严管,大多数公司股价下调但还是很好赚钱。因此,从行业的维度看,首先是看行业的商业模式,也就是这个行业挣钱是否容易。

第二,看行业的竞争格局。我们经常说格局决定结局,很典型的两家公司就是美的、格力。空调并不算很出众的行业,但是2005年价格战之后至今,形成了格力和美的市场占有率具有很大优势的格局。行业格局优化后,即使整体增速下滑,格力和美的的业绩增长也很快,股价也都涨了几十倍。

第三,看行业的空间。中国过去15年走了美国100年走的路,可以在三年时间内用掉美国一个世纪用的水泥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必定有一些行业的成长空间是有限的,甚至有可能已经是夕阳行业。在行业选择上我们要避开这些夕阳行业,同时也要避开刚开始就“百舸争流”的行业。一些新兴行业刚刚发展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个行业好,有100家天使投资人往上扑,50家VC往里冲,公司之间打价格战,这样的行业你不知道谁是赢家。我们要的是成长期和稳定期,有些消费品在成长期,这种阶段下特别好做投资。当然,产品的生命周期也要看。

第四,看行业的门槛。中国是竞争非常激烈的国家,资本回报率稍微高一点儿的行业、净润率稍微高一点儿的行业,就会有100个人“山寨”、1000个人抄袭。所以门槛很重要,要么资源独占,要么有牌照限制,要么有技术优势,要么有品牌优势。从白酒行业来看,2012年、2013年有非常多的地产公司尝试开发自己的白酒品牌,但到2015年、2016年都死掉了,这个行业是有门槛的,别人进不来。

公司的维度

我们要找品类优秀的公司。看一看公司内部的管理机制,看一看产品的定位。

我总是问自己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是会越大越强,还是会越大越难?有些行业的公司销售规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再往上走就超出了管理半径,可复制性就不强了,增长也非常难,这种行业就是越大越难,对这种行业要小心。中国有很多软件公司其实是做系统集成的,成长过程中大量依赖人海战术,虽然销售是增长的,但是人均利润不断下滑,没有规模效应。这跟微软公司产品化的软件不一样。我们都想买行业龙头,要有规模优势,越大越强。

管理层的维度

看管理层分两个方面:一是看他的能力,二是看他的诚信度。

能力分两个方面。

一是看战略上是否清晰,是否聚焦。很多公司会转型到其他行业,这种随便乱转型的公司我们从来都不碰。老本行都做不好,转型做一个新行业能够做好吗?过去两年,各种转型的公司基本上成功的很少。

二是战术上的执行力。对于中小公司,关键看老板的个人能力和魅力。我们经常会调研中层干部,看他们是不是崇拜自己的董事长;对大公司会看中层干部的关键绩效指标(KPI)。

一般来讲,我们研究的公司不多,但是会聚焦在那些我们看得懂、看得明白、商业模式简单又容易挣钱的行业。我们会静下心来把行业、公司、管理层这三个问题搞清楚,会在一家公司上面花很多时间,一旦重仓买入,会持有很久。

我们没有必要在短期内换来换去,这样做从长期来看,累计回报并不好。一定要找到优秀的管理层、优秀的公司以及好挣钱的行业,通过时间的积累谈了这么多。

其实核心就是回答一个问题:时间是不是你的朋友?只是靠运气、胆量,短期内赌一把,如果市场变脸怎么办?我们经常看到市场变脸比翻书还快。回归投资的本质,我们要找到好的公司,把握机遇,做时间的朋友,成为赢家。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中非视界 ( 京ICP备12008728号-9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